那些陪跑货拉拉的玩家们如今都怎么样了?

2022-11-17 11:36   来源: 互联网    阅读次数:4279

近日,老杨正在用小推车拉货,这单东西不多,老杨很快就完成了订单。这是老杨做货运的第十个年头。“以前每年还邀上三五司机兄弟一起聚聚,现在大行情不好,还聚啥啊。”老杨抱怨道。

 图片7.png

(货拉拉司机正在用小推车搬货)

羊毛出在“狗”身上

按照司机们的说法,2012年是货运的好年头。那时候还没有互联网+模式。车货的匹配主要靠等。从司机的角度来看,高客单价,低服务频率的服务收费模式,既轻松,又有钱赚,正所谓“羊毛出在狗身上”,货运司机等单的成本也都会被均分到需求方货主的身上,货主来掏钱买单,但货主也拿这种情况毫无办法,毕竟货还要送,生意还要做,手头稍微宽裕一些的高频货主就自己买辆车,雇个司机,也有三五货主合起伙来买辆车,货运共享经济的雏形也就诞生了。

元年

这一年的6月,阿里的B2C发生了一起当时看起来并不起眼的人事变动,一个年轻的高管离开了阿里,并创立了一家名叫小桔科技的公司。7月,他和合伙人一起跑了一百多家出租车公司,没有任何一家愿意跟这个新生的叫滴滴的公司合作。2012年9月9日,“滴滴打车”上线,上线前,已经有500个司机预装了APP,但开启APP接单的只有16个。第二天,灭了8盏。司机在使用过程中认为“滴滴打车”是骗子,和运营商合伙骗他的流量,程维当下决定给司机流量补助,一周5元。11月,滴滴打车第一次超过100辆出租车同时在线。公司的A轮融资终于成了——来自金沙江创投的300万美元。 滴滴的融资加速了市场进化进程,更让人们开始接受所谓的O2O(online to offline)服务。

 图片8.png

随着拉人业务的逐步“成熟”,不少创业者开始思考,如果用互联网来拉货呢? 2013年,周胜馥在中国香港创立了货拉拉,翌年周胜馥就将它带到了大陆。不仅周胜馥,58的陈小华也敏锐的嗅到了来自移动互联网的机会。2014年5月,他被任命为58集团首席战略官。9月,他开始尝试58速运(后改名为快狗打车)业务,为到家业务填补上最后一块拼图。以2021年为时间节点往回看,2014年可以称得上是“互联网+同城货运”的元年。

向左向右

根据智研咨询发布的2014-2020年中国同城货运行业市场规模报告显示,2014年,中国同城货运行业市场规模为0.8万亿元。并迅速在2016年以13%+的增速突破一万亿。天花板很高,值得深耕,赛道很宽,能同时容得下多个巨头。彼时的投资者这么认为。

 图片9.png

(智研咨询2014-2020中国同城货运行业市场规模)

 

顺着大环境,货拉拉和58速运也一起成长了起来。但两者的底层模式却不相同。货拉拉是强用户导向,向司机收费,对司机的服务标准管控很强。58速运则是和滴滴一样向司机抽成,对司机服务的管控相对弱一些。这也就造成了两种完全不同的舆论取向。在用户端,货拉拉好评如潮,而58速运则更受司机的青睐。

但陈小华忽略了一点。货运不同于客运。O2O经济来到货运行业后,最大的改善是效率。原来一辆车可能一天只能拉一趟,而平台来了,随之而来的是需求变多了,订单多了,司机就会多起来。司机和订单形成一个动态平衡的状态。当司机收入不涨的时候,就得想办法从其他地方搞钱。最简单有效的办法就是,回到以前的方式——没有58速运抽成的模式,也就是货运行业黑话里的“跳单”。这种接下订单后和货主商议取消,再由司机个人承接服务避免被平台抽成的方式在58速运平台时有发生,也让平台的运营人员头痛不已。

祸不单行,快狗打车在用人上也出现了问题。据燃财经采访前快狗员工称:“公司当时招来了一批滴滴的员工,但这群人不懂物流,也不懂同城货运,还是用滴滴那一套打市场,效果自然不理想。”

狼来了

车轮滚滚向前,货运的脚步不会因为58速运停歇。陈小华在2018年8月将“58速运”正式更名为“快狗打车”,定位为“拉货的打车平台”彻底触怒了货运司机。一位从事货运多年的愤怒司机甚至因此出圈了,视频中他操着中原地区的方言疑惑的问到:“是骂司机是狗还是用户是狗?”强司机导向的快狗失去了司机,天平开始向货拉拉倾斜。

 图片10.png

(河南都市频道对58速运改名的报道)

 

反观货拉拉的强用户导向,与Amazon的用户运营模式有些神似。甚至在货拉拉内部也提出过与亚马逊类似的有快好文化。周胜馥不仅从杰夫贝佐斯身上学了企业经营的理念,还迅速在2017年起的短短几年时间里完成了多轮融资。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显示,2020年,货拉拉交易总额为195亿元,在资本市场遇冷的大环境下,2021年1月,货拉拉完成高达15亿美元的F轮融资,用以对抗滴滴货运。

2020年6月,滴滴正式进入货运领域。对互联网有记忆的人可能还记得,2020年末,滴滴宣布亏损106个亿。虽然整体亏损,但代驾业务却发展的还不错。进入货运领域的滴滴货运正是由滴滴代驾的赵辉负责。而后滴滴迅速在全国开城,总数达到了8个。双方也以成都和杭州两座城市为前线,展开了激烈的市场竞争。有媒体惊呼:货运的百团大战将再次打响。但随着滴滴在美股的上市和被监管下架APP。滴滴货运与货拉拉的竞争刚开始不久就宣告结束。

2021年3月,货拉拉发生了长沙女孩坠车事件。时至今日,这起事件仍在持续,也让货拉拉被传闻多次的IPO一直没有动静。据统计仅2021年,货拉拉就被传闻4次即将上市。对此货拉拉方面回复称:公司将持续关注资本市场,目前暂未有上市计划。

2021年12月3日,滴滴出行被下架的160天,滴滴官方宣布启动从纽交所退市计划,并启动在香港上市的准备工作,程维则没有表态;快狗的CEO则换成了何松,很少再公开发声;货车司机老杨则一边抱怨着赚不到钱,一边紧盯着手机屏幕抢单;货拉拉则在忙着解决长沙事件的安全工作,需要解决的行业问题还有很多,但能陪货拉拉一起走下去的玩家已经不多了。(注:文中货车司机为化名


责任编辑:艾米丽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中国生活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和镜像,如有发现追究法律责任 粤ICP备20201384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