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生现代戏的创作手法和表现空间

2020-10-23 10:55   来源: 互联网    阅读次数:258

现代话剧以老百姓为中心,反映时代精神,容易引起观众共鸣;与传统戏剧相比,现代戏剧更注重人物情感心理的外化,拓展了戏曲艺术表现的空间。




传统戏曲表演手段如套路,可以创造性地运用到现代戏剧中。基于创作的需要,现代戏剧也可以与其他艺术元素融为一体,但要避免脱离戏剧的假想性和诗性。




戏剧是由音乐发展起来的,戏剧是由音乐传承的。能够流传下来的戏曲作品,必须有成功的戏曲声音艺术和经久不衰的咏叹调,同时,必须有经久不衰的经典人物形象,深刻地反映了时代精神。




记者:如果以20世纪初的“新时尚剧”为出发点,现代歌剧已经有100年的历史了。尤其是近年来,在现实主义精神的推动下,中国戏曲现代戏剧呈现出蓬勃发展的景象。在文艺作品多元化的今天,为什么现代戏剧能受到观众的喜爱?




贾文龙:我觉得最重要的原因是现代话剧把身边的故事表现出来,很容易与观众产生情感共鸣。比如我工作的河南豫剧团创作了“公仆三部曲”:村官李天成讲述了改革开放后基层党员干部带领村里致富的故事;崇都沟紧跟时代脉搏,结合环保,旅游开发、精准扶贫展示新时期党员干部形象;焦裕禄在舞台上再现了“为民、求真、奋斗”的优秀党员干部形象,他们的开拓精神和无私奉献深深打动了我们,也打动了无数观众。




张曼君:现代戏剧不仅注重现实题材,而且体现了时代精神。我们生活在一个伟大的时代。作为一名戏曲艺术家,能够通过歌剧作品反映这个时代的精神和这片土地上的火热生活,我感到非常幸运。




记者:与传统戏剧和新历史剧相比,现代戏剧有哪些独特的魅力?




吴丹丹:传统戏曲更注重人物的语言和外在动作,而现代戏剧更注重对人物内心情感的探索和人物情感心理的外化。这是现代美学的体现,也是传统戏曲表演空间的拓展。此外,它善于表现现代生活,向观众讲述身边的人和事,从不照搬生活的自然面貌。相反,它恰当地平衡了艺术真实与现实,这是现代戏剧的另一大魅力。




坚持本体创新形式

记者:现代戏剧在题材上面临着当代生活,在艺术形式上承担着传统的表现方式,如何平衡两者之间的关系?例如,作为歌剧的一种重要艺术手段,如何适应当代的主题和人物?一方面,古典语境中的一些节目很难有机会在今天的生活中运用自己的才能;另一方面,具有典型当代生活特色的情境和行动还没有形成成熟的方案。


贾文龙:与古代相比,当代生活确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传统戏剧中,很多生活场景都有相应的服装和节目来表现,观众一下子就理解了剧情。在现代戏剧中,虽然已经不能用胡子嘴,水袖或脸谱来帮助观众认识人物,但传统的节目仍然可以用来表现人物的内心。在现代戏《焦裕禄》中,我用"跪搓"来表达焦裕禄面对饥肠辘辘的村民内心的痛苦,表现焦裕禄在生命的后期很难忍受痛苦,但我仍坚持劳动时,加入了"硬抢背"等传统动作,从而将人物身体上的剧痛和精神上的坚韧外化比如传统戏剧中的"跪搓"节目,就是双膝跪地,通过两膝的交错前进,通常在危难时刻使用。最后,当主角辛苦工作,病倒了,终于坚持不下去时,我又借用了传统戏里的动作,重重地摔在了舞台上。


《五丹丹:节目是中国戏曲的审美载体,坚持虚拟化,情感外化是其重要特点。节目既要对典型的动作特征进行提炼和再创造,又要与传统戏曲的四功五法和写意之美相结合。现代戏《梅兰芳》中有一场梅郎与人力车夫的邂逅:在舞台上,梅兰芳用麻绳和马灯代替人力车夫,"拉人"和"骑手"共同创造了一种特定的情景,如车停,车慢等比如,开个车,接个电话,把相关道具直接搬上舞台,是现代生活中最简单的方式,但这与戏曲的审美特征相悖。现代戏可以利用传统的步法,让观众认识。然后展示梅兰芳如何在普罗大众中找到原动力,如何通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升华精神境界,这是从传统中转化而来的。


张曼君:这个节目是歌剧演员表演的基本技能。在舞台上,一个演员应该有一个站立的样子,一个坐姿必须有一个坐姿,一个人物,一个外表可以看演员是否有一个基础。我的导演"敦煌女儿"是根据上海戏曲表演艺术家茅善玉坚实的舞台造型能力创作的第二部作品。同时,我将不受现有程序的约束。根据具体创作的需要,我将结合民间音乐、舞蹈等元素,但在这样的"加法"中,我们将避免偏离歌剧的假设性和诗性的本质特征--高度的生命,诗意的浓缩是歌剧的宝贵部分,也是它与影视艺术的不同之处,这是不容忽视的。


以"人"为基础伪造古典文学作品


记者:现代话剧朝阳沟 "、" 杨三杰抱怨 " 等现在已经成为经典。回首经典,它们有什么共同之处?对现代话剧讲好中国故事有什么启示?


吴丹丹:戏曲对曲行,对曲传的戏剧,可以传下来的戏曲作品,都必须有成功的戏曲声腔艺术和流传已久的歌唱篇章。到目前为止,"朝阳沟"、"母母" 等古典文学作品得到了广泛的传播。除了经典唱法外,经典作品还必须具有 "落在后面" 的人物形象。朝阳郭台市的系护、银戒指和银戒指母亲是比较成功的人物。这些人物语言活泼,乡土气息丰富,印象深刻。现代戏剧要避免 "视而不见"-- 人物是情感和思想的载体,没有 "站立" 的人物,作品很容易流进空泛的叙述中。


贾文龙:我们的祖先给我们留下了一段宝贵的经历,深入到生活中去,认真地推测人物的动机、行为和思想。"朝阳沟" 编剧杨兰春认为 "生命是创作的唯一源泉"。他一再警告每个人 "加深和渗透根"。我主演的 "公务员三部曲" 有着典型的特点。在每一次创造之前,我们都要去故事发生的地方,深入到生活中去。村官李天成的原型是李连成。我去了李连城所在的西新村,进行了采访和调查,观察了他的工作情况和处理问题的方法。我发现他有一种习惯,当他不高兴的时候,会揉他的脖子。这个动作特别生动,我会把这个细节加到戏里,使村官的形象更充实,更贴近老百姓。


当我扮演焦裕禄的时候,我曾多次去兰考体验生活,并采访焦裕禄的家人、同事和当地村民。渐渐地,焦裕禄在我心中的形象逐渐变得清晰起来。焦裕禄临死前拍了一张特别经典的照片:他穿着工作服,双手紧握腰部,颜燕微笑着。我手里拿着这张照片,反复体验,猜测他的内心世界。我看到了他乐观向上的精神,他的信念和勇气,他领导兰考人治理 "三害"( 涝、沙、盐、碱),如果他们达不到目标的话。我已经把这种感觉融入到角色塑造中,这一点已经得到了大多数观众的认可。

image.png

记者:从古代题材到现当代题材,剧中所反映的人物、故事和时代精神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些变化也会抵消歌剧的艺术形式。在内容和形式的探索中,如何提高现代戏剧创作的艺术表现和思想渗透?


张曼君:体现时代精神非常重要,特别是从当代人的角度,从当代的认知出发。比如,我导演的现代戏《母亲》,表现了亲人之间的分离,英雄们的大无畏精神,也表现了战争的残酷;讴歌英雄,又控诉战争,表达人类对和平的渴望,使该剧的层次更加丰富。比如上海现代话剧《敦煌女儿》,这部戏以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樊锦诗为原型,樊锦诗的勇敢负重和安静淡泊令人敬佩。我住在范院长的小屋里,和她聊了两天两夜。她在我面前是那么的瘦弱,但正是这瘦弱的身躯,承载着带领人们保护,传承,创新敦煌文化的历史重任。在舞台上,我挖掘故事进行艺术加工,让看过的人自然地感受到原型人物的精神境界,为人物所感动。我参与创作的其他现代戏,如《狗儿涅槃》,《月亮粑粑》等都是很好的口碑,也因为艺术表现的创新,使戏曲舞台更贴近当代审美。积极探索音乐,形式,剧场等多种艺术,吸收各种艺术精华,有助于拓宽现代戏曲的创作技法和表现空间,丰富戏曲的表现力,以更好地反映时代精神,塑造新时代形象。"。




责任编辑:萤莹香草钟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中国生活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和镜像,如有发现追究法律责任 粤ICP备2020138440号